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互动——高质量早期阅读的关键

教师如何有效开展语言教学活动?早期阅读应该读什么?怎么读?为期三天的第九届全国幼儿园语言教学研讨会暨第二届早期阅读发展与教育高峰论坛日前在湖南长沙落下帷幕。本次大会由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课程与教学专业委员会主办,深圳市爱阅公益基金会协办,湖南省学前教育学会承办,展示了“阅芽计划”在城市和乡村的研究成果,发布了《爱阅早期儿童阅读书目》,并交流了近年来我国幼儿园语言教育研究和实践的最新成果,吸引了来自国内外的专家学者,以及幼教界的1000多名教师。

买那么多书不如选对一本书

“阅芽计划”是2016年由深圳市爱阅公益基金会和深圳市政府多部门联合发起、针对学龄前儿童及其家庭的早期阅读教育公益项目,也是目前世界范围内最大型的汉语儿童早期阅读干预项目。它通过线下免费发放阅芽包(两本图画书、一本图画书导读和一本早期阅读指导手册)、建立儿童早期阅读志愿服务体系——爱阅学院,打造儿童早期阅读推广服务信息平台——阅芽计划APP和爱阅公益公众号,为家长提供阅读资源、资讯和专业指导。目前在深圳已有60个线下领取点,发放了近十万阅芽包。

一位家长在领了阅芽包之后反馈说:“真没想到,之前买了那么多书,孩子都看不到两分钟,竟然败给一个免费送的《阿福去散步》。而且看完了这本书,又把其他的书也一起看了,真的是买那么多书不如选对一本书。”

爱阅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李哲介绍,每年国内新出版的童书达5万册,如何为孩子选择适龄的童书,对每一位家长和教师都是一种极大的挑战。所以,基金会希望通过一份严谨科学的早期阅读书目,来帮助家长及教育工作者为婴幼儿提供更好的早期阅读指导和服务。此次发布的《爱阅早期儿童阅读书目》以关注图书的儿童性、文学性、多元性、互动性、艺术性、科学性为原则,遴选了2018年12月年底前国内出版的、适合0—6岁幼儿阅读的简体中文童书1000本,其中中文原创精品图画书达到30%。项目邀请了华东师大ESEC儿童语言研究中心团队,对进入终审的图画书进行语言文本分析、认知发展水平和社会性发展水平检核,形成0—2岁、2—4岁和4—6岁早期儿童图画书1000本目录。

“这个项目是站在中国文化情景的立场思考阅读教育的必然举措,也是为中国学前儿童提供高质量阅读的重要使命。”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周兢教授说,“希望在儿童阅读起步的时候,让优质的童书打开孩子们探索世界的视野,帮助其成长为具有中国心和世界眼的现代阅读者。”

互动有助于儿童语言的发展

很多人认为,早期阅读就是成人给幼儿读故事。其实不然,高质量的早期阅读最重要的是成人和幼儿通过一本图画书相互对话,开展活动。

“亲子阅读质量的重要影响因素是家长阅读观念和阅读的过程质量。”哈佛大学教育学院终身教授凯瑟琳·斯诺(Catherine Snow)、博士后研究员陈思领衔的研究团队对“阅芽计划”进行了跟踪调研。陈思说,研究发现,参与“阅芽计划”的儿童在词汇发展方面有显著的进步,家长在亲子阅读过程中的行为和观念也发生了改变,比如家长给孩子讲故事的频率、带孩子去书店或图书馆的频率有了显著提高,并在亲子阅读中让孩子有更充分的表达,也更少干涉孩子选书。

“对于学前教育来说,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使命,就是给孩子提供在进入小学之前学习这个世界、认识这个世界的宝贵机会。阅读能够帮助儿童获得关于这个世界的真实的知识和需要的能力,同时能够促进儿童的想象力发展,给儿童提供更多的读写发展的思考机会。”作为国际著名儿童语言与阅读发展教育权威专家,凯瑟琳·斯诺作了题为《倾听儿童,运用提问作为早期阅读学习过程重要输入的策略研究》的专题报告。她呼吁,教师和家长要关注孩子问了什么问题,因为儿童的好奇心是他们认知发展的最重要资源。

挪威奥斯陆大学教育学院终身教授维贝克·格罗弗(Vibeke Grover)在《在早期儿童教育中,共享阅读有助于词汇发展——以及更多?》的报告中,介绍了她所开展的阅读干预研究,认为共享阅读对幼儿词汇、语法和观点采择都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教师在语言互动中邀请儿童参与其中,并且对儿童的回答进行拓展的叙述,将对儿童的语言发展有非常积极的影响。同时,教师在培训或讲课时,需要对阅读内容做符合当地文化的本土化转换。只要邀请儿童参与到图画书的讨论中,他们在语言发展上都会有显著提升。”

小步递进地为农村教师赋能

论坛上,陈思还介绍了早期阅读干预在农村幼儿园的实施状况。据悉,爱阅公益基金会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CDRF)一村一园(OVOP)项目、哈佛大学凯瑟琳·斯诺教授和陈思博士主持的课题组(CEREC)合作,开展了一项随机干预的实验研究,对基于“阅芽计划”项目实施成果和经验的农村学前教育课程进行有效性评估研究。希望通过课程和有关的教师培训、幼儿园的学习环境的设计,从硬件条件(包括幼儿园和教室的教育资源、图画书和环境布置),到软件条件(包括课程主题、活动设计、长期的教师培训和专业性提升的角度),全面地提高农村学前儿童的学习质量。

陈思坦言:“很多农村地区的家长资源非常有限,这些家庭的留守儿童和不太识字的祖辈在一起,并不具备在城市家庭推广家庭阅读的条件。谁是能够陪伴农村儿童阅读和提高他们读写发展水平的最好的成人?我们认为是幼儿园老师。但是很多农村幼儿园没有图画书资源,老师们也不知道如何使用图画书、如何把图画书有机地融入到课程中去。”

陈思拿出一张自行车结构图解释道,从车轮到轮胎、座椅的改进,从木头、沉重的钢材到不锈钢等比较轻便的材质,一点点改良后才有了今天的自行车。研究团队从中得到启发,决定以小步递进的方式帮助教师在实施课程的时候就能获得相应的能力和技能。

“语言是通过交流习得的,就像打乒乓球是需要互动的。最重要的课堂互动就是提问,教师通过大量的讨论和互动,帮助孩子形成理解和学习,这其中应该包含的是真正能够启发孩子思考的、能够让孩子说起来的开放性问题。”陈思说,“我们希望提供给农村教师一个完整的早期阅读解决方案,并持续地帮助他们。哪怕对那些高中毕业甚至没有受过任何学前教育专业训练的教师,不是推一把上路,而是教会他们把自行车骑起来。”

《中国教育报》2019年12月09日第11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