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本社时评:课堂一片拍照声照出了什么


10月29日下午1点半,长春一所高校能容纳50多人的教室,正在上现当代文学史课。老师讲课过程中,坐在前排的七八位同学,认真地记着笔记,另有十几位同学则用手机把PPT拍下来。“注意,这一部分是必考的。”课讲到一半,老师提高嗓音,除了几位认真记笔记的,其余的同学全举起手机,立时响起一片“咔嚓”声,课堂俨然成了“记者会”。(11月1日《新文化报》)

随着电脑、智能手机和多媒体教学形式的普及,课堂是否一定要固守传统的那种“黑板+粉笔”“钢笔+笔记”的形式,值得讨论。但是,老师以演示PPT为主,学生则“咔嚓”声一片,总给人以不伦不类之感。再者,正如任何技术手段都只是外在工具一样,课堂作为知识传授的主渠道,思想碰撞的大舞台,有无实质内容作支撑才是最为关键的。如果没有,即便教师的PPT做得让人眼花缭乱,学生们忙成一团,也多半徒劳无益。

应该指出,学生热衷于用手机拍下PPT取代传统的记笔记,并不能简单地冠之于“懒”,利用先进技术手段省时省力,课后再消化,有什么错呢?课堂有没有实质性内容支撑,能否激发出思维碰撞的火花,教师的引导功力必不可少。换句话说,如果一位教师的教学功底扎实、学术素养深厚,不仅用不用PPT还在其次,学生拍照不拍照也在其次。甚至可以断言,当学生被老师所讲授的内容深深吸引时,只怕也没有多余时间去拍照,至少不会“咔嚓”声一片。可见,课堂上“咔嚓”声一片,教师也难免其责任。

但是,一名教师以何种形式上课,上课效果如何,有发言权的是学生,作为旁观者其实是无可置喙的。回想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彼时的大学课堂是多么地多姿多彩:朱自清的严谨认真,闻一多的不拘一格,差不多每位知名学人的课堂都有其自身的魅力和风格。当然,有其师必有其弟子,比如小说家汪曾祺就不大喜欢朱自清的一板一眼的教学,故常常姗姗来迟,课上也几乎不做笔记,很难讨得朱教授喜欢,以至于后来聘任助教时,尽管有闻一多的大力举荐,仍被弃用。但这并没有阻碍汪曾祺成为知名小说家。

有内容充实、风格多样的课堂,才会培育出学有所长、风格各异的学生。当然,这对教师提出了极高的专业要求。而达到这些要求,教师就既要有深厚的学识和素养,还要懂得选择适合的教育方式,而这些,断不是一个PPT就能取代了的。可见,课堂学生们如何表现,直接考验的恰恰是教师。

回想笔者的大学时代,彼时PPT尚未在课堂流行,手机也是罕物,多数教师仍是“粉笔+黑板”式的传统教学,他们中多数不能说不敬业,但多年以后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位程老先生。他总是胳肢窝里夹一本讲义,习惯背着手迈着方步。但每次上课却别有一番神采,声音不高,基本不写什么字,各种史料却能信手拈来,如数家珍,让人的思维紧紧跟随。如此一来,不仅教师没有多余时间他顾,学生们也听得全神贯注,唯恐漏掉某个关键环节。如此安静的课堂溪流下,却是思维的漩涡翻腾奔流,一堂课下来,师生皆神清气爽。

大学课堂成为“记者会”是今日课堂的一面镜子,从中不仅照出了一味推崇技术手段的课堂喧嚣,更照出了课堂喧嚣的外表下,教师学术功底的不足和素养的欠缺。

□文/本社评论员 线教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