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机构盲目扩张易致暴雷教育分期预付费请谨慎

■廖木兴/图

 

韦博英语陷“破产”疑云,报读培训机构如何避雷?

“防不胜防,想给孩子报个英语班都提心吊胆。”广州某高端英语培训机构学员的家长这样感慨。近日,韦博英语多地关停线下教学中心,陷入“破产”疑云,这家有着21年口碑的老牌机构突然暴雷,引起广泛的话题讨论。但“知识改变命运”的理念已深入人心,教育培训始终是刚需,教育培训机构停课、关店、跑路频频上演,受害的不仅有学员家长、行业市场,社会诚信和谐也将受到影响。

■新快报记者 陈思陶

家庭培训投入巨大 教育机构关停成阴云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密集型养育是当代家长的普遍心态,反映在教育支出上则毫不吝惜。据HSBC发布全球教育报告显示,93%的国内家长正在或曾经为孩子支付校外教育费用,居全球首位,超过全球平均数据63%。国内受访家庭子女教育年支出主要集中在12000-24000元和24000-36000元两个范围内,占比分别为22.4%和21.7%,家长对教育的财力投入可见一斑。

但承载希望的教育投入有时也可能因为不良机构随意停课、突然关店、老板跑路而变成一地鸡毛。新快报记者查询公开报道,2018年1月,主营在线K12培训的学霸一对一被曝破产,学费欠款达2000万元以上;同月,上海理优一对一被曝破产;2月,主营专升本自考机构天天向上艺术培训有限公司人去楼空,500多人受骗;8月,主营在线英文写作培优的萌塔教育被曝破产;10月,主营在线英语培训的上海乐知英语破产,200多位网友被拖欠学费;2019年2月,在线思维培训机构成长保倒闭;3月,在线少儿英语培训机构莎翁少儿家庭英语停运,涉及1500多名家长和加盟商的费用超千万;同月,广州K12培训机构高冠教育5校区关停,有600多位家长在学校还有剩余课时;4月,在线公考培训腰果上岸停运;同月,深圳主营成人英语的言客英语3校区突然关门;此外,在线K12辅导机构学霸君、在线公考培训机构粉笔公考、在线少儿英语机构gogokid和Da Da、在线外语学习机构沪江网校皆被曝出过运营不稳定,出现裁员的消息。

以上只是一部分,放眼全国范围大大小小的培训机构,跑路、关停、倒闭的数量更多。随着各种培训机构不断兴起,从早教培训到K12培训,再到成人培训,都有可能轮罩在关停的阴云下,受考验的不仅是消费者,还有从业者与投资方。

盲目扩张、资金链断裂是机构关停主因

记者查询公开报道发现,近两年多家教育机构的停运、破产,重复了2017年破产清算的两家明星机构留学语培公司小马过河和艺术教育公司星空琴行的路径。

在被曝运营出现问题前,小马过河创始人许建军对媒体表示,资本介入和互联网业务兴起后,小马过河停掉原有盈利项目,并快速扩张、押注线上产品,员工一度达到900多人,三年时间“烧光”三千万;星空琴行创始人兼CEO周楷程在演讲中表示,两个月可以开出50-100个门店,并跨界推出六艺学馆、星空炫舞、蓝姐姐、美丽直达等品牌,授课范围几乎涵盖了市面上主流的艺术培训,还搭建儿童电商平台等。

不难看出,疯狂烧钱、盲目扩张,现金流一旦出现问题,教育机构就很可能走上破产之路。

对此现象,主营青少年口才培训的言小咖创始人杨垒公开表示,教育机构做出一点成绩就沾沾自喜,开始扩张开分校;当招生不顺利时,就增加市场投放、增加招生人员、提高招生人员的奖金和提成,这样的做法无异于饮鸩止渴,因为招生越多,成本越高。因为模式不符合商业规律,倒闭是迟早的事。

可见,教育机构应该摆脱盲目扩张的发展思路,应该聚焦如何提高机构管理水平,如何规范培训机构的培训内容,如何做好培训安排、师资配备和日常管理,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从而走上良性发展和竞争之路。

课没了贷款却要还

教育分期预付费有风险

教育是件慢事情,机构课程时间跨度以年为单位并不稀奇,它带来的预付费也成为各大机构良好的现金流来源。但是,预付费也成为消费者利益受损的风险来源。

为此,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发文指出,“校外培训机构要严格执行国家关于财务与资产管理的规定,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应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预付资金只能用于教育培训业务,不得用于其他投资。”

但部分机构在实际操作中,预付款使用教育分期,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不得超过三个月的要求。部分机构还会打出“买一年赠一年”“充一万送三千”“0利息、0手续费、0首付”等宣传,鼓励引导学员、家长超期购买或者分期购买课程。据广州某高端英语培训机构学员表示,课程顾问的话术有一定诱导性,在学好英语的回报大和轻松进阶式学习的课程模式的“洗脑”下,头脑一热提前一次性购买了3年的培训课程。回过头冷静下来想要退费,课程顾问却百般推诿。

同时,对教育分期的预付款资金去向的监管也存在一定难度。RiskRaider风险雷达AI数据显示,韦博英语上海总部3年来总营收1.641亿元人民币,总净盈利511万元人民币,但北京6家校区两年来亏损1800多万元人民币,加之全国其他地区的营收,仍然处于亏损状态,预付学费使用成谜。

教育分期对于无力支付教育培训支出的学员本是好事,减轻了购课压力。但广东济方律师事务所杨晓栋律师提醒,学员与培训机构购买课程、学员向资金方贷款是两个法律关系。贷款协议相对方是资金方与学员,贷款机构是有权要求学员按照贷款协议约定还款的。学员与教育机构存在何种矛盾,并不影响贷款协议对合同当事人的约束力,因此学员通过终止还贷的行为止损是行不通的,还可能影响征信。

这样导致教育机构跑路后,使用教育分期的学员面临“课程无排期、退费无期限、贷款必须还”的局面。同样受影响的还有资金方,由于学员停课、服务产品停止因素等干扰还款,也将面临一定损失。

提醒

避坑指南: 谨慎对待合同 可咨询专业人士

广州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提醒,学生家长在选择机构时,应在全国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机构管理服务平台、广州各区教育局网站上查看广州校外培训机构的“白名单”,选择名单上正规的培训机构。

同时,杨晓栋律师建议,在签订相关合同时,要谨慎对待,要仔细阅读格式条款,对于自身不利的条款要提出修改意见,切勿被教育机构以各种理由忽悠而忽视对自身不利的条款。如果消费者对自身构成不利因素的认识稍弱,可在购课、签合同前多方面了解风险,并多咨询相关专业人员;如遇退费等纠纷,可向教育部门、工商部门、消协等部门进行反映投诉,必要时可通过司法途径维护自身权益;如发现教育机构存在犯罪之嫌的,可向公安部门进行举报控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