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眺望科学精神的光辉:老科学家手稿中的学术学风传承

  近日,一批老科学家遗留的手稿在互联网上广为传播,其工整精细令人惊叹,字里行间流露出老一辈科学家严谨的治学态度。借助手稿等史料,人们仿佛能穿越时空与老科学家们对话,眺望科学精神的理性光辉。

钱学森写给傅依备的第二封信,信中提到有关常温核聚变研究课题汇报讨论会的事宜。中国科协供图

图①:1956-1962年王文采院士手绘的牦儿苗属彩色植物图。中国科协供图

­  传递严谨的治学之风

­  东南大学档案馆副馆长李宇青在见到“两弹一星”元勋黄纬禄院士的“微分方程”笔记时,第一反应是“震撼”——这本二十多页的英文笔记,每一个字都工整得如同印刷体一般,甚至连运算符号都是如此。

­  李宇青认为,对现在的人们来说,黄纬禄院士数学笔记的意义并不是让大家都去临摹“印刷体”,而是在于“让现在的学生懂得,成功建立在勤奋、踏实、不浮躁的基础上”。

­  这种一字、一句、一图皆严谨的风格,折射出的是科学家长年累月,于细节处一丝不苟的态度,更是一种坚持不懈的精神。闻名世界的中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之一吴有训先生,他的论文是以毛笔写成,通篇都是非常端正的小楷;中国核科学事业的主要开拓者之一、“两弹一星”元勋朱光亚院士,惯用铅笔,原因之一是更正时可用橡皮擦去,便于保持整洁;我国著名植物分类学家王文采院士的手稿是一幅幅手绘彩色植物图,其精美程度不逊于工笔画家的画作。

­  今年79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对与数学家周毓麟院士的书信来往记忆深刻——周毓麟不仅对杜祥琬寄给他的论文内容给予非常具体的指导,还在来信中提出“另起一行的数学公式是否该退两格的问题”。“这位比我大十几岁的老先生对我的影响很深。”杜祥琬说,“看似简单的格式问题,实际上折射出老先生极其严谨的治学态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10023888号 -->